臉很臭的樂樂

 

       如果你以為名字叫樂樂的女孩一定會笑臉迎人,對人和和氣氣、隨和好相處,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炎熱的夏天,家裡瀰漫著綠豆湯的香氣,我聽見媽媽把冰箱打開又關上的聲音,黏黏的,跟我的脖子一樣,數不清的髮絲沾在上面,又癢又刺,但我沒空撥開它們,因為我和樂樂正在樓梯間忙著,我們幫嘎嘎(一隻沾滿乾掉的口水的梅花鹿手偶) 掛號、打針和包藥,現在得暫停一下了,媽媽要我們收拾玩具,下樓迎接客人來訪。

媽媽站在我和樂樂中間,她很高,我的身高只到她的腰,樂樂的身高只到媽媽的大腿,我倆貼在她身邊,媽媽像個班長一樣隨時準備發號施令。三個人六隻腳丫踩在冰涼的磁磚上,守著門口等著,耳朵拉長聽著客人的腳步聲從巷口慢慢走近,趴搭趴搭,這個有點亂亂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突然間,「看是誰來了!叫大姑姑、姑丈。」班長說話了,我接著喊了聲「姑姑好,姑丈好」,他們也用很熱情開朗的聲音回應,彎著腰對我們說:「哎呀,你好啊!依依!這是樂樂吧?你好啊!樂樂。」我猜不只隔壁鄰居,連隔壁的隔壁和對面鄰居,應該都聽見我大姑姑的聲音了吧!她隨時都像帶著隱形麥克風一樣,超-大-聲!但樂樂好像聽不見,她的腳就像被膠水緊緊黏在地板上,用她白皙的臉蛋、龍眼大的眼睛、下垂的嘴角、抬頭望著姑姑和姑丈,正確來說,那應該叫「瞪著」。 「叫人啊!」媽媽的手拍了一下樂樂,邊提示她邊苦惱著她的不配合。「哎呀,是誰欠你很多錢啊?怎麼看著像我欠錢不還一樣,哈哈哈!哈哈哈…!」胖胖的大姑丈用大鼓般的肚喃,發出宏亮的共鳴,笑得整個客廳都有回音,大人開始坐下來泡茶聊天,媽媽端出冰涼的甜點,我跟樂樂擠在一旁的位置上,靜靜聽大人們說話,等媽媽班長發號下一個施令。

不只姑丈說過,阿姨和外婆都說過,樂樂以前臉很臭,直到亭亭出生,可能她覺得需要大人注意吧!為了爭寵,她第一次主動地開口叫了「姑丈~~~」,那聲姑丈叫得所有的親戚都融化了,從那天之後,臉很臭的樂樂變成「草透仔」樂樂,「草透仔」是媽媽用台語說的,意思是瘋癲的女孩,因為樂樂很鬼靈精怪,她惡整你的時候,比你欠她錢恐怖一百倍。

你在認真寫作業的時候,她會偷偷摸摸地鑽進你的書桌下抓你的腳。你剛洗好澡出來,她會突然從旁邊跳出來「哈!」的一聲嚇得你花容失色。她會半哄騙的帶著亭亭去採鄰居家的稻米,把稻穗撥下來放在柏油路上,拿石頭和磚塊敲打、磨碎,樂樂說:「認真一點,磨好就可以拿給媽媽煮了。」天真的亭亭就在烈日下,穿著彩色的短袖碎花裙,蹲在路邊咚咚咚的敲個不停,從下午兩點多磨到太陽下山,連同地上的泥砂、小石子蒐集起來,也不過半個米杯,當亭亭把她辛苦一下午的成果遞給媽媽的時候,媽媽只是默默地收下,放在一旁的櫃子上。晚餐之後,媽媽叫樂樂和亭亭過去,她說不可以亂折鄰居家的作物,而且那樣亂磨的米是沒辦法煮的,亭亭知道她被騙了整個下午,也不能怎麼樣,累歸累,好像也滿好玩的;下一回,當樂樂拉著亭亭在庭院手牽著手瘋狂轉圈圈,害得亭亭跌倒,一雙膝蓋不僅擦傷還破皮流血,樂樂怕被媽媽罵,趕緊要亭亭去折含羞草婆婆種的蘆薈來止血,亭亭還是照做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大概就是在說他們兩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lly 的頭像
Molly

茉莉的那個美國時間

M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