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c99b0f-871d-4fe2-ad40-3b1668037d61.jpg

「這麼熱,什麼心靜自然涼,根本就是騙人的嘛!」早上十點多,我拿著廣告紙摺成的扇子,上下用力揮舞著,結果吹在臉上的盡是熱風,額頭和鼻頭上都是汗。樂樂和亭亭不曉得在玩什麼,她們不是把臉貼在地上,就是把衣服掀起,將肚子貼在牆壁,可能在偵測哪裡是避暑勝地。

「你越動就會越熱的唷!像我這樣,電風扇吹來已經夠涼了阿。」媽媽躺在竹蓆上,成大字型,閉目養神道。

「唉!現在還有地方在賣冷凍袋嗎?小時候我爸媽都會用那個做紅豆冰棒給我們吃。」爸爸穿著白色的背心內衣,台語稱「吊嘎仔」,靠在木頭椅上,幫茶壺刷上亮亮的嬰兒油,這麼熱的天氣,沒有人想捧場他的金萱綠茶,爸爸索性養起茶具。

「有阿,到處都有在賣阿,只要把紅豆湯、綠豆湯裝進去,放冷凍庫就可以啦。」媽媽閉著眼睛,悠悠地說著。

「真的嗎?那樣就有冰棒吃了嗎? 是多大的袋子?神奇的袋子?會自己結凍的袋子?也跟外面賣的一樣有冰棒棍嗎?」我的眼睛為之一亮,尤其對吃的事情總是很有興趣。

「嗯!好啊!等等我去市場買菜順便買冷凍袋回來,下午就可以來做紅豆冰棒了,那一次會做很多,明天佳佳媽媽來,他們也可以吃。那我先來去煮紅豆湯,等一下我出門,你們要幫我顧火。唉~豆修!」媽媽從竹蓆上一個翻身爬起,往廚房走去,那個「唉豆修」,聽起來就像一個開關,能讓人有活力,變得有力量。

「那你會做粉粿嗎?紅豆不是都要配粉粿嗎?哈哈哈...」媽媽轉頭撇了爸爸一個白眼。

桌上早已鋪好報紙,準備好大平盤、漏斗、小湯匙、大湯匙,我跪在木頭椅上,手肘和胸口撐在桌上,引頸期盼著紅豆湯的香味趨近,我慢慢地撕開長方形的塑膠夾鏈袋,媽媽讓樂樂把漏斗扶好,她再將紅豆湯一瓢一瓢倒入袋中,裝好的冷凍袋變得有點鼓鼓的,我小心翼翼地用左右大拇指輪流按壓封好,輕輕地放在盤子上,不小心流出來的紅豆湯還有些溫溫的,偷沾一口來嘗嘗,嗯,好甜阿。

「冷凍後會比較不甜,所以要煮得比平常吃甜一點。看哪!不用冰棒棍,到時候夾鍊袋打開,把冰棒推出來就可以吃了。」媽媽道。

放入冷凍庫前,媽媽逐一檢查袋子有沒有破洞,我們總共做了六十幾根冰棒,冰箱滿滿的全是紅豆冰。爸爸關上冰箱時說:「荔枝剝殼之後拿去冷凍,就會變成荔枝冰球;養樂多放冷凍庫,就會變成養樂多冰沙唷!下次可以試試看,不過,吃這麼多冰好嗎?」「又沒關係,只有夏天才可以這樣。」荔枝冰和養樂多冰已經列入我的夢想清單,誰都不能阻擋我實驗和試吃。

試吃的時間終於終於到了!寫在袋子外面藍色的冷凍袋三個大字,被冰得有點曝光了,手心被自己做的紅豆冰棒冰得麻麻的,牙齒被冰得軟軟的,太陽穴被冰得脹脹的。咬得到紅豆顆粒,吞下去是真正的透心涼,現在量體溫應該只有35度吧!一點都不覺得熱了。但怎麼吃起來跟外面賣的紅豆冰不太一樣阿?

「啊!忘記加牛奶了啦!」媽媽站在冰箱旁邊,手上拿著一瓶未開封的鮮奶懊惱的喊著。但我覺得無所謂啊,濃醇香已經在每個人的心裡了。

 

圖片出處:康健雜誌: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7547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lly 的頭像
Molly

茉莉的那個美國時間

M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