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78837_sq-0b35ca660063c1031408cbaf00207896534154bb-s300-c85.jpg
「唉,樂樂,我們來比賽說鬼故事,誰先講到對方不敢聽,誰就贏了!」我將音樂播放器的「私房鬼話」按下暫停,蜷在被窩裡,對著睡在我隔壁的鄰居提議,其實是那卡帶的故事太可怕了,想找樂樂聊天緩和一下氣氛。「好啊!那我先跟你說我上次聽到的,藍婆婆的事情,超恐怖的。」樂樂自信地翻過身,和我面對面,房間裡一片漆黑,只有天花板的星星貼紙閃著微弱的螢光綠,我們都披頭散髮裹著棉被,只露出一張臉,五官很模糊,光看對方的臉,就覺得毛骨悚然。

 「我同學說,音樂教室的黑板槽和牆壁,那些藍色的油漆和血手印,就是那個藍婆婆弄的,如果你從六年五班往對面棟三樓看過去,音樂教室的門上,會有藍婆婆的影子,曾經有個六年級的男生把手貼在那個手印上,結果他的手也變成藍色了,到回家都洗不掉,而且那個藍婆婆會在學校到處跑…ㄆ…」樂樂說到一半突然斷電。

「你幹嘛啦!你繼續說阿!是我們合唱團的音樂教室嗎?」我聽得欲罷不能。「藍…婆…婆…來了。」樂樂用嘴型和氣音說完然後緊閉著眼睛,咬緊嘴唇,把頭埋進棉被裡。 「你在說什麼啦?唉!」我邊笑邊伸手過去抓她的頭髮,叫她出來繼續說,我以為她講故事講到自己先害怕。「不要弄啦!」樂樂急躁又有點生氣的口氣,我越抓她,她越往棉被裡躲。

就在我把她的頭髮一把抓起時,我跟樂樂的棉被同時被巨大的力量掀開!一陣陰風吹過雙腿,我的手臂不自覺地爬滿雞皮疙瘩。媽媽穿著粉藍色的長袍睡衣站在我們床前,手上拿著深藍色的衣架,那股氣勢真是震懾住我倆,頓時間鴉雀無聲。「都幾點了!還在講話!」我倆隨手一抓,把離我們最近的布料往身上蓋,躺平躺正擺好睡覺的姿勢,眼鼻舌口關閉,只剩下聽覺開到最大,「趴搭!趴搭!趴搭…趴搭…」藍婆婆過了一分鐘,她開始走路,應該是往門口走去,大概十個趴搭聲之後,腳步聲變輕了,聽不見了,應該下樓了,我在心裡數了十秒,確定都沒聽到腳步聲後,我睜開眼睛。 「還在偷看!」先聽到喝斥聲之後才看到黑夜裡她的一雙瞳孔像野狼一樣盯著我倆,原來她一直躲在房門口,像巫婆逮到小朋友要抓去煮湯一樣,這下鬼故事比賽已經結束了,藍婆婆贏了。

圖片出處: https://www.npr.org/2016/07/16/485696248/a-chemist-accidentally-creates-a-new-blue-then-wh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lly 的頭像
Molly

茉莉的那個美國時間

M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