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jfif

圖片來源: https://fr.pngtree.com/freepng/cartoon-bread_2686842.html


我在班上最好的朋友就是白白胖胖、說話聲音細細甜甜的麵包妹。她們家就住在風城老字號麵包店的二樓,媽媽說在我們小的時候,麵包爸爸本來是開著小貨車,四處兜售他做的手工麵包,大概幾年前,才在鎮上最熱鬧的大街,挑了個轉角開了一間店,而他們家靠著誠信和和善的態度,打敗天下無敵手,至今仍屹立不搖。

        一個星期大概有兩天,放學後,我會去麵包妹的家裡寫作業,從學校大門直走大概五分鐘,再右轉進有柚子花的小巷子,靠你的鼻子沿著奶油香、麵團甜、巧克力濃郁和餅乾的奶酥味前進,就會到達麵包店大門口了,這時候,你得假裝沒看到玻璃櫥窗前那些剛出爐的麵包: 灑滿雪花般糖粉的甜甜圈、夾著起司片的油亮亮的菠蘿、內餡擠滿巧克力奶油醬的螺旋餐包、肉鬆蔥花圓麵包、蛋沙拉麵包船…緊緊跟在麵包妹的屁股後面,和站在櫃檯的麵包媽媽打招呼之後,筆直地穿越店面到達後方的麵包工廠,麵包爸爸通常會威風凜凜地站在長方形的大桌子前和幾個師傅一起揉麵團,或者站崗守在切吐司的機器前,有時候,他正將剛出爐的麵包擺放在風乾架上,那架子有六、七層鐵板,每一層放著不一樣的麵包,聽說是要放涼才能包裝,如果這天,你和麵包爸爸打招呼,而他不發一語,那定是因為他正聚精會神地幫蛋糕做上裙邊,我曾看過師父們擠奶油玫瑰花,他們能製作出粉紫色、乳白色的玫瑰,一瓣一瓣的疊成花的樣子,麵包妹說他學了兩年,快學會了。

        切土司機的旁邊有個通往二樓的木門,上樓前得小心別讓書包勾到機器,二樓有兩三個小房間,通道擺放著一袋袋的白色麻袋,那些是蛋糕紙盒、紙袋、生日蠟燭等,我們脫了球鞋進房間後,會先和麵包姊姊商量使用書桌的時間,在姊姊寫作業的這段時間,我們就在旁邊的通舖上打滾,只要聊天不要太大聲就可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煙都往二樓竄,我覺得這兒的麵包味更紮實了,說飄香十里都不為過,我總是忘了回麵包妹的話,盡情地吸氣,徜徉在麵包出爐的香氣中,如果你在早餐時有烤過兩片吐司,那樣的香味再乘以50倍,就差不多類似了。麵包妹說:「就算打烊,都清掃過了,這味道也不會變淡。」讓人好羨慕她有這樣比糖果屋厲害的家。聊天聊到嘴饞時,我們會溜到店前去晃悠,穿梭在行列間,玩各式麵包點名和記憶力大考驗的遊戲,玩著玩著,甜甜圈或沙拉船就進到我們肚子裡了!而麵包媽媽總是大方的招待、陪我們說笑,我常在她家待到忘了回家的時間。

        麵包妹一家人都胖胖的,像卡通裡的廚師,有圓滾滾的大肚子,笑起來臉頰有兩顆小籠包,皮膚白白嫩嫩的像麵粉灑在臉上。麵包妹常說:「空氣中都是奶油,我們光用聞的就胖了!」雖然乍聽之下很不可置信,但看看麵包阿姨、麵包舅媽、麵包妹妹…又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再想想小惠每每經過柚子花巷的時候,她都憋著氣、衝刺穿越麵包店,這下好像得認真看待小惠的告誡了:「吸麵包出爐的味道會胖,大家不要呼吸,我數到三,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lly 的頭像
Molly

茉莉的那個美國時間

M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